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优秀微电影剧本展--老杨中奖

    2017-07-06 16:46:38           浏览数:0

“今天又输了二百,这个月又要省吃俭用了”。老杨心想。

老杨自己的生活并不好,自己在工地搬砖一个月的工资才3000多块钱,之前有个老婆,前几年嫌跟老杨过不上好日子,日子太苦,就卷上家里所有的钱和相好跑了,徒留老杨一个人带着六岁大的女儿。

老杨愁啊,满大街逛找着还有没有适合自己的工作,直到这天路过离家不远的那家彩票站点,看见窗玻璃上贴着红色的喜报,一排排的中奖彩票放大粘在窗玻璃上,每张都写着中奖钱数,最小的两千,最大的高达一百多万。老杨心动了,琢磨着这要是中个一两千就够孩子以后上学一年的学费了,相当于自己累死累活搬一个月砖呢。就这样老杨便成为了那家彩票站的常客,天天都要花钱去买彩票,还真中奖了两次,中了几百块钱,这不禁让老杨的心更加地蠢蠢欲动,瘾也越来越大,从刚开始十块二十块的投钱,到现在一二百的打彩票,有时候也会跟着那些资本老玩家下注,他觉得那样中奖几率还会大一些,比自己这个业余的要强很多。

他觉得那彩票上的数字就像小钩子似的挠着他的心,看着大电视上面那让人眼花缭乱的玩法,听着那激动人心的开奖声音,老杨就觉得中了彩票的赌毒。

在这里,老杨还结交了许多新朋友,超市店员小刘、发廊小哥小余以及隔壁餐馆老周。

嘿,这四个人凑在了一起,那可真是热闹了。几个人聚在一起,不是聚在一起看大盘研究运势打彩票就是聚餐喝酒,可怜了老杨六岁的女儿,常常自己一个人在家,自己还够不上锅灶,吃的还是前天的残羹剩饭,在这个发育的年龄没有得到营养,跟着老杨这个父亲真是受了不少的罪。

“真羡慕那些有钱人,一天一万两万的打彩票,不怕输钱。”老杨今天又打了200多块钱的彩票,把剩下的五十来块零钱小心翼翼的折好揣进自己的上衣口袋,作为女儿两天的饭钱,唉声叹气和三个票友道。

打了小半年的彩票了,自己投进去的钱恐怕也五六千了,之前背着老婆存的小金库也都赌的差不多了,老杨开始管自己那几个狐朋狗友借钱了,可是借来借去,也没有借到多少。

经过三个多月的了解,老杨对他的三个票友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小刘,一个很仗义的哥们,也很聪明。上次自己打票没带钱还是他帮自己垫的钱,虽然赌龄不大,但是看号还是很准的,中奖次数也挺多的,由于也没什么钱打彩票,所以中的都是小财,过了几天还都是会投进去。去年刚娶了老婆,对钱看得紧了,日常花销也变大了,这才没有折太多钱进来。

小余,发廊小哥,人长得帅气,一票子小姑娘追,听说有两个小姑娘都为他打过胎了。可小余呢,只念兄弟情义,大男子主义根深蒂固,视兄弟为手足,女人为衣服。前几天听见他说遇到自己真爱了,好几天都没有来打彩票了,哥几个给他打电话聚餐,他也不来,赶着和女朋友约会。

老周,资深老彩民,打了十多年的彩票了。是哥四个最有钱的那个,开着个小饭馆,地段好,客流量大,当着小老板一天就能净赚二百,四个人出去吃饭就数他请客最多。离过两次婚,兄弟们问他为什么不再娶,老周总是打笑道:“哪有合适的了啊,自己年龄也大了,遇见有缘人也不容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什么不好。”有钱,兄弟们当然起哄起哄他,他也不气。他打彩票可是大手笔,50倍100倍地打,几天就投了一万,由于倍数大,要是中奖中的金额也大,打几天彩票中个八九千,本钱也就回来了。有时也输到急眼,赔进去两三万也不中奖,那可真是点儿背了。

可打彩票的人都知道,这才是常态啊,赌嘛,怎么可能不输钱。古代赌场里付不起钱还留胳膊留腿呢,如今社会则是文明赌场,虽说不会再断胳膊断腿了,可社会舆论嘛,谁欠钱不还都会受到惩罚的,为自己的贪心买单。有了好赌之心,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报纸还登过新闻呢,说有人打彩票赔了一百多万,欠了一屁股债,最后受不了压力上吊自杀了,留个上高三的儿子还债,最后儿子也跳楼了。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个在北京打工的小伙子就住在地下室,但中了七八百万,一夜暴富,和老婆离婚娶了个小姑娘回去,买豪宅买跑车,之后赌得更加肆无忌惮欠下了巨额高利贷还不起一夜又回到了那个地下室,豪宅跑车全部抵债,最后倾家荡产,这就是人心的一大恶——贪啊。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这是人们都听说过的道理,可是能做到的又有多少呢?赢钱了就觉得自己鸿运当头,财神爷可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于是继续往里面砸钱,把赢的钱又都输回去了;输钱的人都往往抱着下把一定翻盘的念头,最后输红了眼睛,赔得倾家荡产。

老杨今天照例来到彩票站,可是口袋里并没有多少钱了,就按照自己平时打的那些数字继续跟票,打了十块钱的彩票。到了晚上的开奖时间,老杨早早打开电视,等着播出摇奖结果。“摇奖结果为07、10……,”女播报员清晰地念出一个个摇出的数字,老杨攥着自己手里刚打的彩票,手心里紧张地出了汗,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一个接一个看着摇出的数字,心里默念“一个,两个……。”摇奖结果全部公布后,老杨狠咽了一口唾沫,“终于中了一票大的!把输的钱全部都赢回来了。”老杨这次中的可不是个小奖,双色球二等奖,他之前打听过,最低九千,最高几百万,正常几十万呢,中奖金额是由奖池里面的金额决定。

老杨第二天就去了彩票投注中心去兑奖,除去了交税,还剩下六十多万,存进了银行卡里,老杨活了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这么多的钱。自然是心花怒放,偷乐着嘴都合不拢了。

老杨是老实人,自己中奖的事情也没打算瞒着自己的兄弟们,既然中奖了,就请大伙儿吃顿好的,也承蒙他们三个这几个月对他的照顾,知道老杨经济条件是最差的,请老杨吃过不少饭呢。就这样,老杨今天晚上把那三个人召齐到自己的家中。

“老杨,你今天神神秘秘地把我们叫过来干嘛啊?”

“是啊是啊,出什么事情了?”

“我女朋友约会都没去就来了。”

三个人纷纷说道。

老杨对他们挤眉弄眼道:“嘿嘿,哥几个,俺发大财喽,双色球二等奖,不过你们可不要告诉别人,会惹来麻烦的,哈哈怎么样,老兄我的运气还是很棒的。”说罢,挑起了眉毛,喜气洋洋地看着他们三个。

“哇,可以啊,多少多少”?三个人异口同声问。

老杨得意洋洋地比划了一个六字。

“六万?”老周问道。

“不,是六十万。”老杨笑哈哈地看着哥三个的反应。

“哇靠!老兄,还是你牛啊。”小刘拍拍老杨的肩膀。“走,带哥儿几个吃顿好的去。”

老周说:“咱们还是低调一点吧,别太张扬了,还是给老杨这样的老实人少招惹一些麻烦吧。”

临走前,老杨头一次给自己的女儿留了二百块钱,让她自己去离家近的餐馆去吃自己想吃的东西去。

三个人兴冲冲地来到海鲜大酒楼,把那些平时想吃很久又没钱吃的海鲜全部都点了一遍,很多海鲜老杨见都没有见过,四个人吃的昏天暗地,酒喝到飞起。螃蟹,扇贝,大虾,中奖嘛,中大奖,什么贵吃什么。酒喝的也多了,老杨满脸通红,摆摆手,说:“不,不…不喝了,哈哈哈哈,哥几个,高兴!我敬,敬你们一杯!”说罢,干了手中的酒,头一歪,呼呼地就睡着了,给喝趴下了。这一顿饭下来,可消费不少,花了两三万,这也是老杨后来才知道的了。

老杨醒来是第二天下午了,睁眼睛发现是自家的房顶,摸摸自己的脑袋,感觉还有些头疼,从床上坐起来,一坐起来不要紧,吓了一跳,这锅碗瓢盆全都在地上,衣柜也被人翻的乱码七糟,抽屉柜子全让人翻遍了。

糟了,卡呢?!女儿呢?!老杨瞬间就感觉血往头上涌,脑袋疼得直发热。

“琳琳,琳琳?”老杨走在自己不大的房子里找自己的女儿,女儿刚上一年级,学校离家不远,自己也不怎么管她,都是她自己上下学,可是这个时间,琳琳应该已经到家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面看连环画了啊,想到这里,老杨连忙翻箱倒柜地找电话本,找班主任的电话。

正翻着,电话响了,老杨接起电话来不及说话,就听见电话那头道:“想见到你女儿,今天晚上十点拿五十万现金,来保华小区花园最里面的树林。不许报警,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女儿的安全。”说罢,电话那端传来琳琳的哭声,随即挂掉了电话。

老杨吓得手一抖,电话筒掉在了地上,闪了一下火花,嘴唇变得青白,疯了似的在房间里找那张银行卡。衣兜、窗台上、花盆下、桌子抽屉又被老杨翻了个底朝天,找了半天终于在自己的床底下找到了银行卡,可能是自己把卡放在了自己的衣兜,从床和墙的缝隙中掉了下去。

还好,找到了卡,钱没有丢,还可以救回女儿。那女儿是被谁绑走的呢?老杨开始回忆,之前和他们三个去吃饭,然后……然后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自己中奖的消息也只有那三个人知道,老杨心里一颤,他不愿相信是他信任的三个兄弟干的事情。

老杨捡起电话开始给小刘、小余、老周打电话。 想知道究竟是谁绑了自己的女儿,当然,这话也不能明着问,只能问问那天吃完饭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结果,只有小刘接了电话,“喂,老周?咋了?”

“小刘,那天哥喝高了,我是怎么回来的呀?”

“我也喝高了,不过没喝倒,那次吃完饭之后看见老婆给我打好几个电话,就回家了,是小余和老周打车给你送回的家,饭钱嘛,肯定是老周垫付上的呀。”……

老杨没敢告诉小刘琳琳被绑架的事情,毕竟还不知道是谁绑架了琳琳,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报警的话激怒绑匪怎么办,老杨可就这一个宝贝女儿啊,虽然自己平时也没有好好对女儿。老杨现在直后悔,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小余和老周的电话都打不通,家里被翻成了这样,女儿也被绑架了。老杨一屁股坐在床上,心生绝望,女儿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这个当爸的真没用,打了这么长时间彩票,好不容易中了奖结果还发生了这档子事。老杨知道肯定是小余或是老周干的了,但是是谁做的呢?兄弟四个人感情这么好,老杨想不明白。

这时,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是小余,“喂,老杨,咋了?”

“小余啊,我那天是怎么回来的?是你和老周把我带回来的吗?”

“没看见,我送你回去后就走了,是老周照顾的你。”……

难道是老周?老杨心想。但是老周也不缺钱呀,虽然打彩票输了十几万二十几万,可人还是很好的呀。老杨赶忙穿上外套去老周开的饭馆,饭馆大门紧闭,没有营业。老杨又去了老周的家里,敲门,没人开,家里也没人,怪了事了,老杨这下确定了,绑了自己女儿这件事情肯定是老周做的。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把自己的女儿找回来。老杨按照绑匪的话从银行里取了五十万现金,用袋子装好。完事十点准时来到了保华小区花园最里面的树林,黑咕隆咚的,老杨没看见什么人,对着黑暗说“老周,我知道是你,钱我给你放在地上,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女儿的,毕竟我曾经把你当兄弟看……”说到这里突然从老杨的背后窜出来一个人影,用袋子套住了老杨的脑袋,老杨还来不及反应,手中的袋子就被人夺走了,老杨大喊:“我女儿呢?!”

短短的十几秒中,老杨心里升了一股子绝望,这时,套在老杨脑袋上的袋子松了,老杨一把把袋子扯下来,看见女儿被绑着手脚,嘴上粘着胶带被丢在了自己身边,松了一口气。四周望去,只看见两个远远逃跑的黑影。

给女儿松绑后,女儿还在昏迷,老杨背着女儿赶紧去附近的电话亭报了警,警察匆匆赶到。还好,女儿并没有受到伤害,这是老杨最庆幸的事情了。

警察的效率很快,很快就追查到了绑架的人,结果让老杨很是震惊:是小余,不是老周。老杨很不可思议:当时小余还接了我电话呢,没接电话的是老周,老周最有嫌疑才对,怎么能是小余这孩子呢?

老杨迫不及待地来到了警察局,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天,老杨和小余谈了两个多小时。小余说:“我最爱的那个女孩子她怀孕了,我要养她和我们的孩子,有钱才可以给她们幸福,可是我只是一个在发廊打工的,赚不了那么多的钱,看你中了那么多钱,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琳琳,更对不起她,我不该动这种歪念头的。”

“那天我看到了两个人影,我感觉看着也不像老周,那个人是谁啊?”老杨问。

“那是我的一个同学,他挺穷的,想找我帮帮他,我也没有什么钱啊,我就说‘你帮我个忙,事后分你一万……’……”小余声如蚊呐。“那天听见你说怀疑老周,我就更愧疚了,不想听你说后面的话。”

“我和警察说了下情况,也就拘留几天,别担心。那老周去哪了,他怎么没接我电话?”老杨叹了一口气问道

“老周送你回家后到家发现自己对不知道叫什么的海鲜过敏了,状况还挺严重的,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他身边也没个亲人陪他,所以才没有接你的电话。”……

老杨回家后,带着女儿买了一个果篮,包了个五万的红包去看老周。经历了这件事情后,老杨更加在意和兄弟们之间的沟通以及女儿的陪伴……

老杨用中奖的钱给家里翻新了一遍,除了白天工作外他仍然去彩票站看看大盘走势,打打彩票,和兄弟三个喝喝小酒,每个周末都会陪女儿去游乐场玩。

数月后,小余忍不住问老杨:“兄弟,你真的原谅我了?”

“人这一生谁没有过坏念头,更何况我相信你只是暂时被眼前的利益所诱惑了,毕竟这不是一笔小钱。通过这件事我也看开了,谁都想中奖,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好运气。赌博嘛,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打点彩票就当是为社会福利做贡献了,人不能靠赌博发家,脚踏实地干好本分工作才是最实际的啊。”

老杨说罢,抬眼看向女儿,女儿坐在游乐场的旋转木马上冲他幸福地笑着。

版权所有:青岛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 鲁ICP备13028537号-5 鲁公网安备 37021402000104号
地址:山东省 青岛市 城阳区 长城路700号   Tel:0532-86080772 青岛市互联网违法信息举报中心